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御王圈宠:弃妃天天想爬墙!

第856章 大结局

  

嘭!

他撞开了门,踉跄的扑进屋子里,差点儿就要站立不稳的摔倒了。

“然!”

床榻上,端坐着的苏迟瞧见了他,大步冲了上去,搀扶住男人,同时将门给关上。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她疼惜的扶着他,来到床榻前坐下,赶紧倒了一杯凉茶,给他醒醒酒。

然,苏迟不知道的是,此时,新房外面……

墙角的位置,狗狗祟祟的窝着数道身影。

秦挽妖,许思菱,以及被强行拉来的夜御呈和夜御忧,四个人蹲在墙角外面,暗戳戳的偷听起来。

再远一些的位置,则是藏着的三个小家伙。

曦儿捶着胸口的位置,痛心疾首的低呼:

“我的天啊,这都叫什么事儿!堂堂御王,御王妃,还有东阳国的皇上皇后,竟然干起这种惨绝人寰,惨无人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

霜儿:“……”

最为震惊的应该是段小川了。

“……”

以前,从王祖父的嘴里,她偶尔听闻过东阳国的事情,对于这几位远道而来的贵客,她了解一二。

没想到……

咳!

段小川在心里告诉自己:再厉害的人,都是俗人,所以,他们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儿都不意外。

嗯……她不意外。

新房内。

苏迟正喂楚然喝着茶水,然,男人含住杯子的刹那,同时握住了她的小手。

力度很大,掌心滚烫,温度升高。

苏迟抬头,当看见男人眼底的醉意与清明的分界线时,她立马明白过来:

“你没醉!”

楚然点头。

在喝酒的同时,他一边在暗中运用内力催出了酒水,所以喝再多的酒,他也不会醉的。

“晚宴上,王爷和皇上一直在刻意的对我灌酒,似乎别有目的,我唯有装醉,才能脱身。”他很清醒的说道。

墙角外,听到这话的秦挽妖:

“!!”

差点骂娘。

这个狡猾的楚然,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竟然有这种小心思?真是太坏了!

哼哼!

纵使你闯过了第一关,后面还有呢。

夫妻二人说话的空隙,嬷嬷来了。

接下来的礼仪,是喝合卺酒,以及生饺子。

走完了一套流程过后,嬷嬷和所有人都离开了屋子,同时轻轻的关上了房门,接下来,就是二人独处的时间了。

虽然成过两次亲,但这是第一次正式的洞房。

到了这个关头,苏迟竟有点儿紧张。

她坐在那里,双腿并拢,双手齐齐整整的摆放在双腿之上,因为紧张,她的手不断的抓紧布料,又松开,再抓紧,松开,微垂着的目光四处飘忽游走着。

不难看出她此时忐忑的心情。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当这么正式的场合,她竟然怂了。

在心里告诫自己一百遍:当作与平时一样就好了!

嗯,心中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但是当对上男人那双深邃的目光时,她所有的伪装和矜持瞬间崩塌,脸颊浮现起两团可疑的红晕……

楚然盯着她此时的模样,只觉得口干舌燥。

喉结上下滑动吞咽了一下。

他走了过去:

“迟儿……”

他握住了她的小手,一片滚烫。

“你怎么这么烫?”苏迟立马察觉了不对劲。

他的体温,烫的超出正常的范围。

楚然的反应很平静:“如果不出意料的话,那合卺酒中放入了一些媚药,但是你的那杯没有。”

苏迟:“……”

墙角外,秦挽妖掩嘴笑嘻嘻。

这小子,还挺聪明的嘛。

接下来,就是考验你的时候啦!

楚然拂袖,扫出一道内力,掀灭了烛火。

屋子里顿时陷入黑暗之中。

借着窗外那黯淡的光芒,屋子里隐约可见影子与轮廓,再多的,便看不见了。

昏暗之中,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块儿。

衣袍凌乱的扔在地上。

当脱下喜服,准备脱里面的时候,楚然竟错愕的发现,苏迟贴身的衣服竟然全部是扣子。

由扣子制成的衣服?

衣服的整体一块布料都没有,全部都是纽扣,这些纽扣并且是一粒接着一粒的。

楚然解开了最前面的一排,发现衣服解不开,也脱不下来。

“??”

他懵了一下,有些愣愣的,表情显得整个人很错愕。

这是……什么衣服?

他再次解了一排,还是解不开,衣服仍然完完整整的穿在苏迟的身上,没有丝毫的松动,也没有要脱下来的迹象。

于是,楚然深吸一口气,一下子解了将近一百颗。

衣服还是好端端的穿在苏迟的身上,只解出来一个小小的洞眼,能够容纳一根手指头戳进去。

此时,楚然的表情:“……”

楚然的心情:“……”

楚然想说的话:“……”

他发现,这些扣子一粒连接另一粒,整件衣服整体全部都串联起来,就像是一个巧妙的局,必须要全部解开,才能脱下来。

而这件衣服,少说也有三千粒扣子。

楚然:“……”

他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他就知道,王爷和皇上一个劲儿的给他灌酒,是有目的的。

他精明的躲过了醉酒的环节,故意喝下了那杯带有媚药的酒,谁知,这后面竟然还有一劫……

吐血!!

楚然此时是浑身滚烫,欲望翻涌似决堤的坝,已经汹涌的忍不住了,虽然怀抱着软软的心爱之人,可是却摸得着,碰不到。

这种感觉,犹如凌迟般痛苦。

生不如死啊!

楚然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主子,不带您这样坑下属的!

我只想简简单单的成个亲啊!!!

楚然忍住了想哭的冲动,不得不认命的低下头来,开始一颗一颗的解扣子。

解呀解。

解呀解。

由于经常做着重复的相同的动作,到后面,他的双手都颤抖得痉挛了,一直不停的晃晃晃。

身体与精神上的双层折磨,简直快要把他折磨得疯掉了。

楚然内心体贴的将秦挽妖问候了一遍。

秦挽妖:不客气。

苏迟的衣服上全是纽扣,可是她的裤子能脱啊。

她故意这样做,就是为了考研一下楚然。

当听到里面的动静声,晓得楚然正在认命的解扣子,而不是直接脱裤子干活的时候,她与身边的几个人会心一笑。

这个楚然还是挺靠谱的。

将苏迟交给楚然,她总算是放心了!

床榻之上。

苏迟看着楚然难受的模样,自然是非常心疼的。

她好几次想要抱住他,想要给他,可是想着秦挽妖和许思菱之前的告诫与教导,她又不得不硬生生的忍住了。

三个时辰后。

楚然历经了千辛万苦,终于解开了这件三千多个扣子的衣服,泄愤般的将它重重的扔在地上,还不忘跺上两脚。

该死的衣服!

不能从人的身上发泄,那他就狠狠的将衣服教训了一顿。

发泄过后,他迫不及待的抱住了香软的心爱之人,

“迟儿,我来……”

嘭!

床板子突然塌掉了。

楚然滚下床……

此时的心情:*&!@#¥%……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