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总裁豪门 妻约12条,天价总裁一宠到底

第541章 结局

  

安嗤之以鼻:“小子,你也太小看爷爷我了吧,来的时候没去打听一下,这里的人都叫我什么?”

不用说,来这里这几天,他们都已经领略过了,安在此处的地位。

安略微有些沮丧:“可惜,要是那个时候我就像今天这样,莞尔兴许就不会死,她的女儿也不会流落在外这么多年。”

说来说去,依旧走不出来当年的阴影跟遗憾。

既然制定了方案,接下来就好办了,安带着封谕他们直奔菲欧娜的老巢。

“哈哈哈,让我带你们做一回真正的男人,感受绝对没感受过的,来吧。”

这个安,一到冲锋陷阵就像换了个人,谁能想到,安在他们面前最爱哭。

菲欧娜没料到安他们这么快就来了,颇为惊讶,劝阻道:

“安,咱们两家一直相安无事,你非要为了几个陌生人破坏了这份平衡吗?”

安不屑一顾:“谁跟你相安无事,你偷偷给我下了多少套?光暗杀都好多回,你还跟我说什么相安无事?”

接着安换了副神情:“假如你愿意把你女儿交出来,我倒是可以考虑算了。”

菲欧娜自然不愿意:“交出女儿,那我还怎么混?”

“那就没得说了,为了表示公平,我没有偷袭你们,来吧,开始吧。”

封谕他们傻眼,他们宁愿是偷袭,这还喊话再开打,什么跟什么嘛。

“愣着做什么?快点上啊。”

安一提醒,三个人这才反应过来,冲上去跟那些人打在了一起。

菲欧娜早就没了影子,空放了几枪就躲在身后去了。

“胆小鬼。”

还想趁机将菲欧娜解决了呢,看来要费点功夫了。

“小心。”

封谕侧身避开,安解决了一个冲他瞪眼:“废柴。”

封谕囧,安莞尔怎么什么词都教?这么多年过去,竟然都没忘记怎么说。

一个飞踢,将前面的人解决,又来一个。

菲欧娜的脑袋在二楼出现,高喊:“都给我狠狠地打。”

安望了一眼,二话不说冲封谕他们道:“你们赶紧去追,这里交给我。”

“好!”

三个人在安的掩护下,一个个精神抖擞找机会爬二楼,却已经人去楼空,早没了踪影。

“不好,跑了。”

三个人分头找,只找到散乱的衣物等,看来这母女两个趁乱跑路了。

“追!”

三个人一合计,转身出了房间。

从夹层里出来一个人,紧跟着是另一个人,母女两个很是狼狈,菲欧娜恨恨剜裴蓦然一眼:

“真希望我这么救你是值得的。”

裴蓦然赶紧道:“一定值得,等过去了这一阵,我会给你挣来很多的钱,让你安详晚年。”

看了眼裴蓦然千娇百媚的脸,菲欧娜对此话深信不疑。

“走吧,我知道怎么走,别出声。”

“走什么?跟我们走吧。”

门外窜进来三个人,把枪口对准了她们。

菲欧娜母女变了脸:“不可能,怎么可能呢?”

不是已经走了吗?

“别废话了,赶紧放下武器。”

菲欧娜一直爱惜自己的小命,闻言马上放下武器,裴蓦然有些犹豫,封谕直接过去将她的手腕打伤,武器应声而落,裴蓦然闷哼一声:

“封谕,你……”

“哼,我这是替一一报仇,还记得在机场吗?”封谕毫不留情,“你可是害的一一休养了很久,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哈哈,哈哈哈……”裴蓦然肆无忌惮的笑,“她该死,我那个时候为什么打偏了,我该打死她的。”

“你这个疯子。”

虽然过程艰险了些,但结果还算好,原来安一直都好好保护他们,给他们排除了很多危险,基本都有惊无险的过了。

不过,这个过程也够他们回忆很久了。

安将裴蓦然交给了当地警方,引渡回国内,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

“真没想到啊,竟然是菲欧娜当年亲手替换了一一跟裴蓦然。”

在安的威逼利诱下,菲欧娜不小心说漏了嘴,将当年的真相一一道出。

当年安莞尔被炸后送到医院,奄奄一息,即将临产,同病房的还有菲欧娜,当时也快临产。

菲欧娜出身很不好,她一直绞尽脑汁想改变命运,终于攀上了当时实验室的一个科研人员,还怀了身孕,本来说好了研究结束就带她回国过好日子,无奈实验室被炸了,她的男人当场死亡。

没了希望,她还要带个孩子,怎么活?

她的孩子比安莞尔先生,当她得知安莞尔的家世后,就动了心思,趁所有人不在,把孩子替换。

于是就发生了阴差阳错的那么多年。

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封谕急着回国,事情一结束就定了机票往回赶,结果安也跟上来了,非要去看看安沐一。

他的名字也是为了纪念安莞尔取得,把原来的名字抛弃了,因为安说安莞尔带给他的是重生。

安沐一在机场接的他们,之后几个人马不停蹄去法院将封木重新告了,理由是封木涉嫌杀害当年研究所一百多号研究员跟看门的当地老爷爷。

乔静执没去就是在找当年的幸存者,封谕回来又找了邵向辛,逼得邵向辛出庭作证,只为了有个儿子养老,他已经无所求,只求安度晚年。

还有邵向辛已经不想再进监牢一次了。

封木正谋划争夺家产,听闻这个消息气疯了,大喊大叫,诅咒封谕,不过一个人怎么掩盖事实,都遮掩不了真相,当所有证据摆出来,封木无话可说。

最后封木被判死刑,为当年谋害的那么多人偿命。

“真是死有余辜。”

安恨恨说了这一句。

小北凑过去:“干爷爷,你说谁呢?”

安的脸马上笑成一朵褶子:“肯定不说你,我的乖乖,来,坐爷爷腿来。”

小北乖乖坐上去,安拿胡子茬扎小北,惹得小北咯咯笑。

安瞧小北跟小西实在可爱,就劝安静婉:

“我看你就别端着了,都这么大年纪得老太太该慈爱一点,心胸宽广一点,孩子不能没又爸爸,再说当年也是你让一一失忆得,该认错就认错,没人怪你。”

安静婉:“……”

安沐一紧张看着安静婉,安静婉抿唇,别扭道:“我什么时候拦了?我什么时候小气了?”

安拍安沐一的脑袋:“一一,还不快去,老太婆同意了。”

“哎!”

安沐一起身往外走,安静婉喊:

“喂,把你包拿上,出门没钱怎么行?”

安沐一顾不上了,打开门眼前出现一颗树,茂密的树叶碧油油的,跟她此时的心情一样晴朗。

树后冒出来一个人,咧嘴冲她笑:

“一一,送你一棵常青树,让我们跟这常青树一样长长久久好不好?”

点头,安沐一扑过去抱住男人,湿眼眶。

封谕将树放下,揽女人入怀,捧脸亲上去。

哇,春天来了。

(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