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人到二十

第101章:面对重症的态度 订阅 收藏 推荐

人到二十 夜色下的写手 3810 2020-08-01 13:59

  

  宋怡摇摇头,她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味的低头流着眼泪。

“姐,你别太伤心了,肯定会治好的,现在医疗科技那么发达,不就化疗,放疗的事儿吗,你放心,我们大家都会是你坚强的后盾,会一直在你抗癌的路上陪伴着你。”我看着宋怡,安慰道。

只是宋怡的情绪非常不好,一直在摇头说自己好不了了,还说医生告诉她已经有往淋巴转移的迹象了,想要痊愈,会非常难。

“没关系的姐,只要我们一起加油,肯定会抗癌成功的。”我再次安慰着她。

宋怡擦了擦眼泪,深叹了口气看着我说:“郝帅,其实我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我知道,这是我的报应,是那个死去的孩子对我的报应,只是我不舍得刘硕,我们结婚以来,他一直对我都非常的顺从,甚至在我做了错事,他都原谅我,当初你们肯定认为他之所以原谅我,是想要我们家的钱,其实错了,我们家也没什么大钱,只是做了点生意每年比普通家庭过的好点,他只是不舍得失去我,所以郝帅,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我只能把你叫过来,因为现在只有你能让我感到温暖。”

她的话让我非常感动,我接着说道:“姐,我劝你还是告诉他,我还是刚才那句话,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会陪着你的,你如果不告诉他,那才是对我刘哥最大的伤害你知道吗?”

宋怡低头沉默不语!

我从她的行为当中可以看出,她非常恐惧死亡。

而我,更没想到事业那么成功的宋怡会突然得上血癌。

难不成真的被我之前猜对了,这是那死去的孩子对她的报应吗?

看着她,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幸福,以往的各种焦虑,压力,在这一刻也浑然间消失了,并且内心中有个声音告诉我,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否则,老天爷会给你开个国际玩笑。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片刻,宋怡纠结的说道。

“要不这样,我去帮你说,这样也能让你有个缓冲。”我继续开口道。

宋怡瞪着湿润的眼睛看着我点点头,没在说话。

......

从她的工作室出来,一阵凉风迎面吹来,我闭上眼睛感受这天地间给我的生命,我感谢它们。

虽然我目前处于一个迷茫阶段,但比较幸运的是我的身体还是健康的。

我以前一直觉得有钱人天不怕,地不怕,就算得了重症也会有足够的金钱去医治,而不像我们这些农民家庭,得了重症,也就宣判着死亡。

好的,患者一走了之。

不好的,一家人砸锅卖铁筹钱看病到最后患者也不一定能活下来,那个时候,真的是家破人亡。

可现在,我觉得自己的想法是错的,不管有钱人,还是普通人,都是公平的,面对重症,他们也同样的会恐惧死亡。

我坐在附近的马路牙子上,点着一支香烟,拿出手机正准备按亮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屏幕里的自己。

此时的我,发际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往后退了很多,整个油油的头发显得非常稀疏,胡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长那么长了,在我看来这是沧桑,可在别人眼里,我这是憔悴。

“呼。”

我把最后一口烟吐了出来,掐灭烟屁股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注意到自己身体了,没有注意到我这具行走在人间的皮囊。

打开刘硕的微信,翻来覆去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宋怡的事情。

翻开他的朋友圈,动态是前天发的一条朋友圈。

上面是一条祝我三十五岁快乐的文案,底下是一张他在健身房满身大汗的照片。

我在想前天他发这条动态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又在想,那天他要是知道宋怡生病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哥,忙不?”

虽然我一直决定自己不再抽烟,可它毕竟陪伴了我那么多年,是很难舍弃它的。

我深知这件事情不能耽搁,发了一条微信之后,便再次把烟盒掏出来点上了一支。

“不忙,怎么了?”

“不忙的话,我去找你,想和你聊聊了。”

我随即再次发过去了一条信息,不到两秒钟,刘硕发来了两个笑脸,和好的两个字。

我坐在马路边上继续把烟抽完,刚准备离开,一个环卫工人走过来看着地上的烟头冲我大骂;"我说你这孩子,懂不懂环保,我在那边注意你很长时间了。"

我有些尴尬,准备蹲下来把烟头捡起来的时候,那大爷走过来就扫进了簸箕里。

这一刻,我非常的高兴,看着穿着环保衣服的大爷,就感觉非常亲切。

在去刘硕就健身房的路上,我没有心思去玩手机,只是一直望着车窗外。

不知道当刘硕听到宋怡这个消息以后会有什么打算和计划。

不过在我看来,作为一个三十五岁的他,肯定会担当起这个责任。

不觉间,车子已经在刘硕健身房门口停下,看了看车的行程表付钱以后便走进了健身房。

来到刘硕的办公室,他正在和员工说着事情,看到我进来了,冲属下示意了一下让他出去。

“我说帅儿啊,你有什么事儿,咱们找个地,边吃边聊多好,你这怎么还就直接过来了呢?”

刘硕站起身冲我招呼着,我苦笑了一下说:“没啥事儿,就是想找你聊聊。”

“行,什么事儿,是不是遇到麻烦了,遇到麻烦你就尽管说,能帮的,哥哥我一定会帮的。”

看着刘硕亲切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坐在沙发上一直左看右看。

“怎么了,怎么又不说了,什么事儿你倒是说啊,没事,多大事儿,你只要说出来,我也会帮你的,放心吧。”

说着刘硕把一根华子递给了我。

我这次没有立即抽,而是看着刘硕:“哥,刚才我姐找我了,和我说了件事儿。”

“你姐找你了啊,怎么了,说什么了?”刘硕点着一支烟看着我问。

“我姐,我姐她,她生病了?”我抬起头看向了刘硕的眼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