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天芳

452章 给我打

天芳 云芨 4520 2020-05-29 21:41

  

  康王世子低垂着头,咬着牙向皇帝道歉:“陛下,都怪臣思虑不周,行事冲动,造成如此局面,请您原谅。”

康王在此,皇帝不能不给面子,假笑道:“大哥说哪里话?我们始终是兄弟,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康王世子连声称是,心里再恼恨,眼下也只能憋着。

看着他们兄弟和解,康王满意地点点头:“误会解开就好,自家兄弟,不要受了别人挑拨。”

皇帝复杂地看了康王一眼,心道,大哥意欲害他绝嗣,父王居然只说是误会,果然他向着大哥,根本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康王世子亦是满腹怨气,父王竟叫他向老六陪罪,果然在他心里,哪个儿子不重要,帮他占着皇位才是真。

两个儿子各怀心思,康王虽有察觉,但并不在意。

之前都是因为他不在,现下他回来了,无论老大还是老六,定然不敢造次。

他饮了口茶,说道:“陛下,事已至此,无论朝臣还是百姓,必须要有个交待。”

皇帝默不作声。这要怎么交待?难道叫他出面背书,给大哥洗脱吗?且不说他愿不愿意,别人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相信?

康王也没解释,吩咐胡恩:“去政事堂,宣常相来见。”

……

楼晏难得在家中用一次午饭。

还没吃两口,外头来报:“俞大公子来了。”

池韫不解:“他今天不用上衙吗?”

楼晏也觉得奇怪。俞慎之来找他们玩,一般约在外头见面,极少到家里来。

他向几位母亲告罪:“我去看看。”

“我一起去。”池韫也搁了筷子。

太反常了,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

会客厅里,俞慎之一脸焦急地团团转,看到他们过来,一把抓了楼晏:“快跟我走!”

“去哪?”楼晏反手按住他。

俞慎之说:“康王回京你们已经知道了吧?他这会儿拖着康王世子去了宗正府,请平王问罪。”

楼晏和池韫都是脸色一变。

宗正府,掌的是皇族事务。康王这是要弃车保帅,还是大事化小?

楼晏道:“既是问罪,我恐怕要去当证人,走吧。”

俞慎之点头:“这案子我也有参与,和你一起。”

……

宗正府,人群围得密密麻麻。

这情形难得一见,因宗正府处理的是皇族事务,平时哪会允许百姓围观?

可今日却不一样,不但允许,还特意让他们来。

“到底什么事啊?怎么围着这么多人?”有不明真相的问。

早来的看客带着几分得意:“这都不知道?我问你,最近京城里最热门的事是哪个?”

“这……平王世孙议亲?”

“信国公梳拢了花魁小怜?”

“蒋状元被他家悍妻追着满街跑!”

那看客呸了一声,指着七嘴八舌的几个:“你们脑子里就只有这点男男女女的事?会到宗正府来,当然是大事!大事啊!”

旁边一人不想吊胃口,直言说破:“是承元宫那案子,康王爷昨日回京,今日请了平王爷,押着康王世子过来了,说是要当众问罪。”

“什么?康王爷回来了?”

百姓们纷纷惊呼,探头往衙门瞧。

这些天,康王世子一直在风口浪尖。先是拒不配合调查,随后宫门谢罪逼迫圣上,接着将污水泼到政事堂头上等等,在坊报的一篇篇报道下,俨然一个嫉妒兄弟、无视法度,妄图颠覆皇权的野心家。

便是平民百姓说起这事,都要骂上一句,那些文士学子,更是群情汹涌,喊着要让康王世子伏法。

眼看着康王府要撑不住了,康王竟回来了,这是要替他儿子平事吗?

“让一让,让一让,”后头传来声音,“有劳乡亲们,腾点地方。”

众人一瞧,却是一群穿襕衫执折扇的书生。

平民百姓对读书人向来尊敬,纷纷向两边避开,给他们让出一条道来。

书生们在衙门外站定,个个脸色难看。

有人发现了平王府的车马,说道:“看样子,平王也来了。”

他的同伴,另一个书生拧着眉说:“既然到宗正府来,自然要请身为宗正的平王出面。”

他们彼此交流了几个眼神,心里却压着沉沉的阴云。

真说起来,康王世子涉案并无明确罪证,要是康王和平王同时背书,政事堂恐怕也只能收手。

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

沉默半晌,其中一人咬了咬牙,低声道:“如此不忠不义之人,岂能再立于朝堂之上!若真是如此,拼着得罪他们,某也要讨个公道!”

会结伴来此的,都是胸怀义气之人,个个心里窝了团火,立时得到了众人的认同。

“李兄放心,我与你一起!”

“我也是!”

士子们义愤填膺,瞪着衙门口,颇有康王敢徇私,就舍生取义的意思。

“来了来了。”衙门口终于有动静了。

众人抬目看去,就见康王扶着平王出来,身边还陪着首相常庸。

到了门口,有侍卫上前安上座椅。

康王恭恭敬敬,请平王坐下,口中说道:“今日辛苦伯父了。”

平王呵呵笑着,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说什么辛苦,本王身为宗正,都是应该的。”

说罢,他揣着手,眼睛半闭,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

众人纳闷,这是什么意思?平王来了不是要管事吗?

那边康王已经吩咐侍卫:“带上来。”

侍卫答应一声,很快押了人过来。

人群里响起惊呼声。

这人除了发冠,剥了外袍,不是康王世子是谁?

康王神情一厉,喝道:“跪下!”

不待康王世子做出反应,侍卫已将他按了下来。

康王肃声道:“本王昨日归京,得知我儿无状,特将他押来宗正府问罪,请诸位做个见证。这小畜生,负责承元宫修缮,却没办好差事,此其罪一。政事堂请他协助调查,他轻视怠慢,拒不配合,此其罪二。听几句流言蜚语,就到宫门前谢罪,令君王父祖为人非议,此其罪三。三罪无可抵赖,不罚不足以正视听。来了!”

侍卫大声应道:“在!”

康王冷冷吐出:“给我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